欢迎访问中国古代历史网!

圆里总有缺

时间:2021-03-23 13:24作者:中国古代历史网

她正在给母亲浴足,与其说是浴足,倒不如说是足浴。因为在这盆水里,她放进去了许许多多的自己从山里采来的药草。这满满看似一盆的水,其实全是她自己用炉火和水,炖取出来的药草的液汁。这些药草,无论有多少种类,无论有多少分量,既是野外所生,既是自家所采,当然是连一文钱都不用花费的了。

她也有孩子,孩子要吃饭要穿衣,要成长要读书!她也有母亲,母亲生了病,病人不仅也要吃饭也要穿衣,而且还要吃药。而且买药的代价,比吃饭比穿衣比读书,比买生活买时光更要持续更要昂贵。如果你不吃药,如何去治疗痼疾?如果你不去治疗痼疾,又如何能延长生命?可是她家里的全部资本,却只有几亩地,只有种地所得的薄薄的收入。

但她既不舍得耽误了孩子的成长,也舍不得断送了母亲的性命。她本来就单薄的力量,连一件事都不能照顾周全,何况那一个又都不舍,那一个又都要兼顾呢?所以她既不能把母亲送进医院,或者疗养院,同样地又不能把男孩子女孩子送往县里市里的较好的学校,去接受更先进的教育。她选择了母亲只吃药,而不去住医院,她选择了让孩子们只在乡下读书,而不去城里。这样母亲虽未得到最好最优的治疗,却还是在精心地治疗,孩子们虽不曾去名校,却还是在一点一点地学习到更多的知识。她两者兼顾的做法,自然是对两者都只顾及了一半,她也收获到了母亲的絮絮怨言,也收获到了对孩子们的半部的疏忽。

有人怨她对母亲不够孝道,是的,在母亲的身体上,每天都是这个地方也难过,那个地方也欠佳,母亲天天都在喊疼喊痛喊苦,而她从来都没有把母亲送在医院里住过,因为她没有钱。有人怨她对孩子的成长不够重视,是的,在孩子们的整个读书时期,她竟没有做过一次学习辅导。因为她也没有时间。她为孩子们所唯一做过的,就是趁她在为母亲浴足的时候,由她亲眼看着,让孩子们拿一本书,照着书本上的图片,拿着粉笔在地板上画画。

她一边要给母亲浴足,一边要看着孩子们画画,这起始于一次偶然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居然看见别人的孩子在作业本上的画,居然画得那么漂亮。别人的孩子九岁了,而她的女儿也九岁了,此刻她的心才立刻警醒,才象被咬了一口那样地,觉得自己太不称职,太没有个母亲的样子了。于是她就在自己所拥有的时间里仔仔细细地搜求,左思右想,才想出了可以在为母亲浴足的时候,恰好也能捎带着,督促孩子们学一点儿画画的知识。她虽然从来都抽不出专门的时间,一心一意地去为孩子们辅导一下更为细致的语文和数学,但在为母亲浴足之余,能兼为孩子们辅导一下较为粗疏的画画儿的点滴,于自己的心儿里,也是美好的呀!

孩子们的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和姥姥一起共度的,包括孩子们开始去写第一个字,开始去读第一个字母的音节。她让孩子们自己在地板上画画,她在为母亲浴足的时候,对孩子们偶尔看上一眼,她这样做其实除了能让孩子们获得点滴知识以外,还能够把孩子们牵制住,也为了让孩子们不走出姥姥的视线,然后乱跑乱动,继而去惹事生非。

她为妈妈浴足的时间,也不固定,因为她要缝衣,她要煮饭,她还要侍弄庄稼。她总是想着惟有把庄稼侍弄好了,才有更多的收成。收成好了才会不缺钱,钱够花了,才能为母亲买来更先进的药物,然后才能收到更好的疗效,孩子们吃饭穿衣上学才能再不用皱眉头。总之,只有收获多起来了,一家人才能有更加美满幸福的时光过。

那是一个上午,那天她正在为妈妈浴足,林儿和桔儿就走了进来。林儿一看见她,就说:“又在浴足呢!”她回答说:“是呀,我不是医生,我也做不了那么多,但我只有一个心愿,我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妈妈只要活一天,她的腿就能靠自己走了路。只要她永远都不病瘫在床上,那么她万一想去哪里,就能去在哪里随随便便地看看。那样的话,直到死她自己都自由,都不用太受罪,而我也不用太受连累!”

林儿住在她家的前边,桔儿住在她家的后边,她们三家原本是邻居,但谁又能敌得了日久生情呢?又因为这么多年,她们都一直住在一起,所以实际的情况是她们三个人之间,早已变成了互帮互助的异姓姐妹。林儿和桔儿一起走进来,她们俩个一边和她们娘俩个聊着,一边就坐在了床上,而地板上的俩个孩子,仍在专心地画着自己的画。

刚一坐下,林儿就问:“小圆,我妈妈直夸你给你妈妈浴足呢!我妈妈也腿疼脚疼,拖着地走不了路,想让我给她浴足,我试着洗了几次,怎么就毫不管用呢?”对,她的名字叫小圆,小圆就回答说:“不可能吧?我妈的右腿,一开始有如房梁那么粗,我一直为她洗,现在洗的已经和左腿没有什么两样了。你给你妈洗,即使看不见效果,至少也该有点轻松感,再或者是你洗的次数比我少了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