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古代历史网!

我有一个阿妈拉,她住在日喀则

时间:2021-03-24 10:59作者:中国古代历史网

我有一个阿妈拉,她住在日喀则

藏语里,格桑是幸福的意思,梅朵是花。小时候在日喀则,每次问起央吉那些不知名的花草叫什么时,她都会告诉我,它们叫格桑梅朵。而我亲爱的阿妈拉,你将是我永远的格桑梅朵,开遍我生命的每一段岁月。

  妈妈格桑拉,妈妈格桑拉,我在你的眼里永远长不大。妈妈格桑拉,妈妈格桑拉,我在你的心里永远是童话。

  第一个抱过我的人

  父母从部队转业回北京的时候,我才跟他们一起离开了西藏,离开了日喀则,离开了阿妈拉央吉卓玛。那一年,我十四岁。

  其实在此之前很长时间,我从来没有管央吉叫过阿妈,更没有叫过她阿妈拉。虽然我五岁的时候,央吉就告诉我,藏语里,称呼别人时,在称呼后面加上拉字是表示尊敬,但我一直固执地叫她央吉,这让她的很多朋友都不能理解。可是央吉总是用很欢喜的眼神看着我说,小卓玛是个好姑娘。

  小时候,我身边的人都叫我小卓玛,但事实上我是汉族人,有自己的名字,徐小菲。

  听母亲说,央吉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抱过我的人。

  母亲和父亲不在一个部队,母亲在青海的一个部队文工团,父亲在日喀则驻军部队。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,母亲请了产假,准备到日喀则待产,也许是因为一路奔波,母亲在从日喀则赶往部队的马车上就破了羊水。

  临产的阵痛让一向坚强的母亲忍不住痛苦地呻吟着,善良的马车夫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好在他们又往前赶了一段路,便看到路边有卖西瓜的摊点。

  摊主是个藏族女人,她就是央吉卓玛。听马车夫说了大概情况后,她二话不说就把母亲扶进家,只是央吉从来没有替别人接生过,她生边巴的时候是村子里一个年长的接生婆接生的。她去世后,只有七户人家的村子里,再也没了接生婆。

  好在央吉生过孩子,也算是有些经验,她准备了热水、剪刀,又将火墙烧得更暖和一些。后来央吉说,我没有为难她,很顺利就出生了。

  第三天,央吉托马车夫带话给我的父亲,父亲赶了过来,他再三感谢过央吉后,却不晓得如何把我和母亲带回部队。母亲生完我后一直没有奶水,离开了央吉家的羊奶,父亲不知道部队食堂里还有什么饭菜可以把我养活。更何况,三个月的产假休完后,母亲要回青海,父亲在日喀则,他们根本没法照顾我,于是便跟央吉商量,能不能把我寄养在她家。央吉一口答应下来。

  母亲说那天央吉特别开心,抱着我在屋子里转了好几个圈。

  二十多年前,那里的交通还不是很发达,父母常常几个月才能来看我一次,有熟人路过,也会捎些钱物过来。而央吉总会留下那些吃的用的东西,却将钱款如数退还。

  其实,央吉的日子并不好过,每天我和边巴要张口吃饭,伸手穿衣,全靠央吉一个人,她的丈夫在她生下边巴的第二年就去世了。

  我想画一个央吉出来

  六岁以前的日子,我全部是在央吉家度过的,我长成了和边巴一样的黑脸庞,学会了讲一口和央吉一样味道浓重的藏语。以至于后来父母去看我,都要央吉做他们的翻译。央吉的母亲是汉族人,她也懂一些汉语,因此,从那之后,央吉便开始用汉语和我交流。

  她说:小卓玛以后要回去的,说一口藏语可不好。

  央吉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眶是湿的。我不懂,问她眼睛怎么了,边巴在一旁说:阿妈拉伤心了,因为你要回去,我也伤心。我说:边巴,我不走。那时候我喜欢边巴,因为他会带我出去玩,我也喜欢央吉,但我不把她叫阿妈,我有阿妈。

  可是那时候我那么小,根本决定不了任何事情,不久后,母亲还是把我接到了青海,寄宿在一个小学老师家里,并且在她任职的小学上课。

  说实话,虽说整整六年,我一直和央吉生活在一起,但也许是出于血缘之亲的缘由,也许是出于孩子的好奇,当得知母亲要接我走的时候,我开始天天盼着她快些来。

  后来母亲终于来了,我高高兴兴地和她去了青海,我甚至没有回头,我或许是回头看了,但我忘记了当时的情景。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,她说我走的那天,央吉一直在哭。

  而我,也是在完全置身于另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时,才开始想念央吉。女老师叫尹布,她教我画画的时候,我就特别想画个央吉出来,可是我画不了,就急得开始哭。于是,我生平第一次学会了想念,想念央吉,想念边巴。

上一篇:伸手付出真爱

下一篇:睡在大地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