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古代历史网!

浑身带刺的少女,我毫无保留的爱过你

时间:2021-03-23 12:15作者:中国古代历史网

  引导语:原来有一次她去教室的饮水机接水,发现没有水了,就对着全班的说了一句“全班的男生都死了吗?”

浑身带刺的少女,我毫无保留的爱过你

  转眼间已经毕业将近一个月,对大学生活的眷念一点点消退,偶然点开很久没有登录的QQ空间,看着过去几年的成长轨迹,我想起了高中时期的我,想起了她。时光流逝,时光也永恒,四年时间让我们彼此生开出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(一)

  六月的天气,微微闷热,两千多考生,三五成群地挤在一个水泥场地周围。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进入考场,四周的环境显得又闷又热又吵,不少人抓住最后一秒复习,而我出奇地宁静,有心无心地背诵着英语押题作文。

  小欢就坐在我的身旁,斜仰着脸,闭目养神,她说昨晚没有睡好,想好好休息一会儿。

  小欢是我暗恋的对象,那十几分钟,我们离得很近,她脸部青黑色的静脉血管依稀可见,轻轻的鼻息扑打在我的脸上,简直让我心旷神怡,那一刻,仿佛偌大的场地就只有静静的我们。

  那天是2012年的6月8号。

  初中毕业后年前,成绩中等的我,读了县里的高中,同学们大多来自农村或者是老师眼中的“坏孩子”,可以说我们是被现行教育体制下筛选下来的一批人。

  开学的那天下午,报完名我的来到教室,随便在一个座位上坐下,兴致勃勃地和一个初中的朋友说笑起来,突然就被戳了一下 “这张课桌已经有主人了,你没看到上面写的有字条吗?” 我回头一看,说话的人身材娇小,小学毕业生的模样,明显发育迟缓,细细一看,鹅蛋般的脸,很精致,眼睛小小的,倒也黑的葡萄如一般,不是很惊艳的美,却令人印象深刻,这人就是小欢。

  小欢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高中同学,当然也是第一个高中女同学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和小欢再无过多的交集,只是见面礼貌寒暄几句而已。紧张的高中生活迅速赶走开学时的那股新鲜刺激,成为我们唯一的主题。有一次,她突然成为了男生间的话题人物,不是因为绯闻,却是因为一件小事。

  原来有一次她去教室的饮水机接水,发现没有水了,就对着全班的说了一句“全班的男生都死了吗?”那时,班级饮水都是由全体男生负责的,由一楼搬到六楼,每天按照值日表来,显然她得罪了全体的男生,由此小欢成了“泼妇”的代称,我却觉得她很特别。

  (二)

  高一下学期文理科分班,我选择了文科,令我暗暗窃喜的是小欢和我分在同一个班级。

  之后,我对她的了解逐渐多起来,她看似泼辣的外表下,也有着可爱、执着、甚至是偏激。她会在语文课上和老师就 “《老人与海》中的主人公到底是不是英雄?” 从课堂争论到办公室,然后红着眼睛回到教室,接受全班人的眼光。可是,她一点都不在意;有调皮的男生和她斗嘴,她总是回击得对方咬牙切齿,无言以对。

  背地里免不了有人对她说三道四,可是她却看得很开,用小欢自己的话说,我就是这么吊,怎么滴?

  那个年纪,这种特立独行的个性深深地吸引着我,但是那时的我还不明白一个道理:刀子的锋利除了会伤别人,也会伤害自己。

  小欢是个极其重感情的人,她害怕背叛,害怕失去,极度的害怕。那时我们已经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,有了许多属于我们的共同秘密。小欢常常若有所失的问我:

  “有一天全世界都背叛了我,你会背叛我吗?”

  “不会,我会和你站在一起。”我说。

  她笑笑说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的。”我默默地转身,我意识到可能已经喜欢上她了。

  高二的上学期开始后,小欢开始频繁地请假。后来,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一天晚上,全班同学都在认认真真地仔细复习,教室里静的就像一团死水,突然小欢摔开教室的铁门,一股冷风灌入教室,把大家惊过神儿来。她双眼淌着泪水,冷冰冰地丢下一句“别管老子”,气冲冲地离去了。我想跟着她出去,把她追回来,可是我没有勇气。

  隆冬时节,北风凛冽,纠结与自责让我的心却如同在炭火上炙烤一般,坐立难安。

  那一个月里,小欢身上发生了很多事,她最好的朋友和她断绝了关系,他们曾经那么的亲密,一起上厕所,一起吃饭。她的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,对她的管教异常严格,从小就让她叠“豆腐块被子”,她告诉我初中时,有一次她犯了错误,他的父亲竟然要求她下跪认错。进入高中以后,家里人对她的学业要求越来越严格,成绩一向中下游的她压力倍增。这一切让她再也承受不起,她觉得自己败了。她是一个自视只要自己愿意什么事都可以成的人,怎么经得起那么大的挫败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