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古代历史网!

师团长伊东政喜意外受伤:间接导致万家岭的战机

时间:2021-05-27 13:00作者:师团长伊东政喜意外受伤:间接导致万家岭的战机中国古代历史网

有人说抗战中杨成武炮毙阿部规秀属于中了彩,因为一共就打了四发炮弹即击毙一个中将旅团长,近乎神话。朝鲜战争中,美国人几十万发炮弹把山都修成梯田了还拿不下一个三 角山高地呢,对比一下,老杨的效率让人不可思议。其实八路的炮兵穷惯了,从红军时代就因为炮弹稀缺而绝舍不得浪费,把炮弹当金蛋来用,四炮打一个目标已经 非常奢侈。<br/> 按照日军的回忆,杨成武绝非中彩,打阿布规秀的四发炮弹极有章法,第一发测距,第二发打远,第三发打近,阿部的幕僚们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家伙,已经预料到第四发 炮弹会很有威胁,只是没想到八路会打得那样准,正砸在日军这一群人脑袋顶上开花。阿部又摆了个站军姿的架势,于是当场来个大剖腹。伪军将领李守信回忆 阿部是个大个子,可能打仗的时候大个子反应总是慢一点儿,您看咱们小平同志,枪林弹雨多少年,就从来没出过这种危险。。。<br/> 这种不含任何高科技的精确打击武器,神似今天的斩首行动。站在院子里的阿部一命归西,院子的主人,关在屋子里的一家太行农民却毫发无伤。<br/> 这户太行农民极不厚道,后来在阿部旅团长归天的地方砌了个鸡窝,据说是要“公鸡叫,母鸡叫,让老鬼子永世不得安生。”<br/> 但是,打仗的时候,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。抗战中,确实发生过一起与此类似的“中彩”事件,地点在江西德安的隘口镇。不过中彩的主儿比阿部规秀身份还要高些,乃是大日本皇军一零一师团师团长,陆军中将伊东政喜是也。<br/> <img src="" class="cont_pic" alt="师团长伊东政喜意外受伤:间接导致万家岭的战机"/><br/><br/> 伊东政喜,日本大分县大分郡竹中村人,时年五十八岁,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四期毕业,曾参加过日俄战争中的旅顺攻城战并获得战功。此后进入日本陆大学习并 先后担任近卫炮兵联队联队长,三岛旅团旅团长等职务,1934年晋升中将军衔。七七事变以后,在侵华日军中指挥第一零一师团,参加淞沪战役和南京战役。 1938年,一零一师团奉命投入武汉战役,沿庐山山麓西向攻击,意图从星子方向进逼德安,企图包围中国军队第九战区薛岳所部的侧后,切断南浔线。“老虎 仔”薛岳敏锐地注意到了日军动向,立即挥军阻击,双方连续展开激战。<br/> 1938年10月30日,日军大本营发布公告,承认第一零一师团师团长伊东中将在中国江南前线指挥作战时,被中国军队击伤,现在恢复良好云云。10月31 日,日本《每日新闻》刊登了前线特派员的报道,证实这位“武勋卓著”的中将是在九月二十八日指挥所部攻打XX高地时,遭到中国军队山炮还击而负伤的。当时 一发炮弹在他前方十米山坡的反斜面处爆炸,将其击伤,这位中将随即倒下,经前线医护急救后,于十月一日送入野战医院。最危险的伤害是这发炮弹的一块弹片从 伊东的右侧下颌穿入其头部。说起来伊东相当幸运,因为这块弹片恰好从他的血管和神经之间穿过,没有造成致命伤。但这一炮也着实让这位师团长吃尽苦头,直到 报道发表的时候,依然躺在医院中。<br/> 伊东所部第一零一师团,从番号看是一百开头的特设师团(征集预备役部队组建的师团),但由于它的人员实际都是东京第一师团的预备役人员,属于地地道道的关 东军老兵,所以战斗力很强,一直被日军作为主力使用。从淞沪战役开始,就和中国军队颇打过几次硬仗,死伤惨重。以它的核心部队第一零一联队而言,三个大队 长中,第一大队长高见顺三郎,第二大队长卯野穣二郎先后战死,第三大队长川崎秀一负伤,第一任联队长加纳治雄在上海阵亡后,第二任联队长饭塚国五郎也在庐 山被击毙。战况之激烈,可见一斑。<br/> 说起来,饭塚和加纳最后都授予了少将军衔,打完了少将打中将不是很正常么,怎么伊东负伤还叫做中彩呢?<br/> 实在是因为他挨的这一炮实在太离奇了。<br/> 当时在隘口和伊东师团对战的,是中国军队第二十五军的两个师,论装备和训练本来不是一零一师团的对手,但中国军队巧妙地利用了当地庐山山地的险峻地形,以逸待劳,将日军死死挡在德安外围,使它苦战十几天无法取得进展。双方堪称棋逢对手。<br/> 以儒将著称的伊东,碰上了怎样一个对手呢?<br/> 伊东此战的对手中国陆军第二十五军军长王敬久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<br/> 从履历看,王敬久是江苏人,学生出身,入黄埔军校为第一期毕业生,指挥德械师,深受蒋介石的信任,是早早封侯拜相的年轻将领。这个履历很容易让人产生“公 瑾当年”的感慨,当时也真有多位小姐对其憧憬万分,专门赶去要嫁的事情。而不幸这位王将军实际是个地地道道的“粗胚”,生得五孔朝天,其貌不扬不说,举止粗俗,满口脏话,毫无礼貌,吃饭喜欢蹲在地上吃,开会喜欢蹲在椅子上开。几位要嫁的小姐看到这位将军要么一见面就花容失色,宁可进戴笠的集中营也不 嫁,要么嫁了以后大喊退票,落荒而逃。连他的部下也以军容不整著称,比如他手下最得意的冷欣师长,就以在日本投降仪式上大挖鼻孔而上了新闻。<br/> 要说对上这样的对手,儒将伊东肯定心里觉得窝囊。<br/> 然而,就这两个“粗胚”,却偏偏颇会打仗。八一三上海战事起,率八十七师直捣日租界的,就是王敬久。这一次,1938年8月20日,一零一师团开始进攻,冷欣一个师在星子和伊东恶斗了七天七夜,直到工事全毁才撤退到隘口二线阵地。<br/> 而这个隘口,王敬久亲自坐镇,伊东政喜一打就是一个月,第一零一师团伤亡惨重,硬是拿不下来。<br/> 所以,焦急的伊东才会上前线亲自观察中国军队的布防,试图找出破绽。<br/> 不过,伊东是个很谨慎的将领 - -儒将么,所以,他并没有直奔一线阵地,而是选择了阵地侧方的一个高地,来观察双方的战斗情况。当时双方正在进行激烈的炮战。这里,应该是一个安全的所在。<br/> 然而,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发生了,他们刚开始观察,就飞过来了一个炮弹。<br/> 报告文学《血染长江之战》里面曾经这样描写伊东的负伤 – 中国炮兵可能是打得太好了,也可能是打得太孬了。要是这一炮是对着伊东打的,那就打得太准了,正在他头顶开花,要是这一炮是对着日军阵地打的,那就打得太孬了 – 方向都不对了,差了十万八千里阿!<br/> 从当时中国军队的记载来看,并没有发现伊东一伙“观察员”的光临,那么,答案只能是第二个了,只能说粗胚王敬久手下的糙炮兵打炮跟中国足球队射门似的。。。<br/> 您说,这伊东政喜是不是中了大彩?<br/> 对伊东政喜本人来说,这一次虽然受了些痛苦,还算有惊无险,他最终养好了伤,继续率领第一零一师团,担任镇守南昌的任务。倒霉的是这位伤刚好的将军,上 任就碰上了中国军队反攻南昌之战 – 这是抗战前期中国军队极少的几次大规模反攻,伊东又一次中了大彩。这一次第一零一师团被打成了残废,不久就在日军的整军中被取消了番号。<br/> 而击伤伊东这个大彩,对于第九战区来说,却另有重要意义。因为伊东负伤,群龙无首,第一零一师团在隘口的攻击整个停顿下来。九月,薛岳调集李汉魂,叶肇等 部开始反攻,日军转入守势。日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看到指望一零一师团突破已经无望,一计不成又施一计,改派第一零六师团松浦淳六郎所部发动了又一次 大规模穿插作战,试图从中国军队布防的一个缝隙奇袭德安,结果在万家岭陷入中国军队的重围,此战,第一零六师团几乎被中国军队全部歼灭,仅一千余人得以逃 脱,史称万家岭大捷。<br/> 看来,伊东中的这一炮,还可以称作万家岭大捷的序曲呢,的确意义非凡。<br/>